抖音算法下的红人浮沉:毛毛姐和祝晓晗们如何长红不衰?

投稿作者:坚果老编 围观人数:2274 所属分类:值得一看 点赞:21次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TopKlout克劳锐(ID:TopKlout),作者: 云缨客,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抖音的出现,造就了很多一夜爆红的奇迹,随手拍一部跳舞、唱歌、搞怪或是无厘头的视频,都有可能得到数百万、数千万的播放量,让一个籍籍无名的普通人,短时间成为网络追捧的红人。

放在以前,这是很难实现的,曾经很多人认为的一夜爆红,是郭德纲、郭敬明、胡戈他们,他们曾定义了传统娱乐、大众文学、自媒体行业的一夜爆红。

抖音 算法 祝晓晗

但回看他们的上升路径会发现,他们的一夜爆红,背后是极大的付出,不必说郭德纲二十余年精研相声,就说郭敬明与胡戈,郭敬明的新概念成名之路也是天赋加汗水的结合,为了投稿,曾花费极大力气分析杂志稿件风格,进行针对性练习,胡戈靠《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走红,但此前他已经是资深音乐创作者、电脑达人。

传统的一夜成名,需要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那么抖音,可能只需要百分之一的灵感就已足够。

“如果你爱他,就让他去做抖音

如果你恨他,就让他去做抖音”

抖音的出现,让一夜成名的门槛前所未见的降低,也正因如此,很多人在抖音上,点燃了自己的梦想。

很多并不算在专业领域有突出技能的普通人,突然之间就火了,这样的案例在抖音上数不胜数,比如“妖娆拉面哥”、“西塘揽客小哥”等,昨日打工人,明日成网红,令他们自己也惊奇疑惑。

平凡人走红的例子层出不穷,越来越多身怀专业技能的人进入,想要在其中大显身手,抖音短视频平台进入激烈的内容竞争阶段。

抖音是一个由算法基因主导的数据帝国,算法让平台上的内容和屏幕前的人精准连接了起来,理论上,创作者的内容只要命中了算法逻辑,就能在浩大的内容池中鱼跃龙门,旦夕间传达到海量用户的视听。

然而,玄而又玄的算法,仿佛青铜门后的“终极”,成为难以参透的秘密,无数人满怀憧憬进入,但又在屡次碰壁后折戟沉沙。

曾经有一篇文章,名叫《MCN从业者口述:做抖音的每一天,都奄奄一息,我认输了》,讲述了一位从图文新媒体转行为抖音内容创作者的经历,这位在微信公众号和微博上取得成功的年轻才俊,在投身抖音后,陷入职业困境,他所在的MCN机构在几个月内在抖音投入上百万,高薪挖来了头部抖音MCN的制作人,但效果依然不理想,曾在抖音上出过爆款的操盘手,也很难再度复制其成功经验根本无法复制。靠在dou+上投放,投入高,也很难造就爆款出现,锦上添花虽可,雪中送炭较难。

抖音 算法 祝晓晗

该文作者感慨:“抖音太依赖算法了,没有人,只有算法。”

算法犹如双刃剑,能让创作不久的作者,因为一条爆款吸引到十万百万的粉丝,也能让坐拥千百万粉丝的作者,一部视频只有千八百个点赞。在抖音这个公域流量池里,能经受住算法层层筛选的好作品,才能拥有更好的数据。

市面上,充斥着“帮你了解抖音算法机制”之类的课程,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抖音上的内容创作者们对算法超强的求知欲。

想要在抖音一直红下去,就必须直面算法,直面焦虑。

头部红人也要面对数据焦虑

在抖音上,内容创作者普遍没有安全感,太多网红昙花一现,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过气的人。

“妖娆拉面哥”、“西塘揽客小哥”等人,在最火的时候,能让一千多公里外的人特意赶来合影打卡,但他们后续很快归于沉寂,来如潮水去如风。

有很多持续保持创作的作者,也会陷入增长瓶颈,难以突破,下图是克劳锐红管家监测的某位抖音博主,他在抖音上有千万粉丝,这种粉丝量级已经是“半仙”之体,但他面前仍有一段很长的路,需要渡劫到三千万、四千万粉丝级别,成为真正的头部红人。

抖音 算法 祝晓晗

如我们所见,他在过去三个月中基本是处于停滞状态,背后的原因,在于他在近期创作陷入瓶颈,缺少将他从百万粉带到千万粉的那种爆款视频。

如何在抖音平台上不断突破,保持对观众的吸引力,保持好看的作品数据,是让抖音红人们长期焦虑的问题。

现在抖音粉丝4600多万的@祝晓晗,是抖音上头部家庭喜剧类账号,她的发展之路是一条不断优化视频内容和风格的道路。

最初,祝晓晗依靠蠢萌的单身少女和爱欺负女儿的爸爸两个角色快速积累了百万粉丝,但随后陷入增长瓶颈,涨粉困难,于是祝晓晗团队决定加入妈妈这一角色,让略显单调的塑料父女情有了更多的冲突场景,角色人设也更加丰满完善,迎来了一波平稳的增长高峰。

增长到2000多万粉丝后,祝晓晗的账号中在家庭场景基础上,新加入相亲元素,让剧情丰富化,场景多元化。

坚持原创,不断提升自己的内容水平,不自我设限,不安于舒适区,永远期待下一个可能,是祝晓晗这个头部大号芝麻开花节节高的首要秘诀。

另一位数千万粉丝的抖音红人@多余和毛毛姐,一部“好嗨哟”视频作品火遍全网之后,被网友们制作成了相关表情包,引来很多网友甚至明星们的争相模仿,受到了大家的热烈追捧。

而他长期以来也经受着流量焦虑,据多余和毛毛姐在一个采访中所说,每次作品点赞不超过百万,他都会感到焦虑。

跟多余和毛毛姐同期火起来的那些红人,很多已经不再活跃,而他依然在抖音上保持活跃,他是如何在流量焦虑中稳步前行的?

克劳锐在采访多余和毛毛姐时,问到了这一个问题,他认为:

很多红人在某一阶段获得成功,往往是因为勇敢创新所引领的某种潮流趋势、独特视角和深刻理念,而随着各种新的流行趋势不断推陈出新,用户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各种新鲜事物吸引,创作者遇到瓶颈期,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这个时候,创作者就不能局限于单纯给用户提供单纯的感官体验式的外部刺激,而是要踏踏实实地投入十倍甚至百倍的时间,去学习和反思,去生产更优质的内容。例如在“好嗨哟”火爆之际,内容同质化问题随之而来,让观众感到了审美疲劳,这个特色鲜明的梗既是光环也是束缚,只有勇敢地抽身而出,才更有可能在下一阶段的创作中轻装上阵,再创佳绩。

此外,个人和团队持续提高学习和生产能力,定期的总结和复盘,同样也必不可少。

今年9月,抖音联合《时尚先生》杂志,对十位红人作了专访,面对镜头,多余和毛毛姐展露了他的对表演和事业的雄心,在他心目中,一遍又一遍的挑选最好的片段给观众,就是在为“毛毛姐式好笑”的喜剧梦想而奋斗。

算法带来的数据焦虑没有放过每个红人创作者,但解决这一问题的高下之分,才决定了红人的最终高度,向上飞行,或是向下坠落,尽在其中。

内容

救赎之道,就在其中

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出现,让每一个用户都有了接触其他几亿人生活的机会,算法勾连了无数组作者与观众,记录了用户的情绪、偏好,冰冷的数据背后,用户扮演了主导者的作用,数据焦虑更多意义上是内容焦虑。

技术在快速发展,内容在快速更新迭代,用户心智也在不断进步,算法眼中好内容,并不是铁打不动的规律,而是变动不居的。祝晓晗在创号初期的摸索阶段,曾试过模仿爆款的套路,但这样的思路并未收获成功,其所在MCN创始人认为,模仿爆款获取流量已经很难,更别说成为爆款。

在创作上走自己的道路,是在红人们身上经过验证的一条首要经验。

已经走红却又陷入瓶颈,是很多红人们都遭遇过的情形,面对这种情况,跳脱舒适区,探索内容多样性,是一条明智之选。公域流量的特性之一,是对粉丝的弱依赖性,如果红人没有意识到每一次发布都是从新再来,沉浸在旧日光环下,则很快会被用户们遗忘,祝晓晗如果一直跟爸爸大纯演限于两人的喜剧,多余和毛毛姐如果后来还频频提“好嗨哦”,也许现在已被人遗忘,更遑论今天的成就。

求新求变,永不止步,是创作者长红不衰的必要手段。

短视频的内容赛道上,盛衰浮沉往往就在瞬息之间,爆红也许靠运气,而长红一定是靠内容取胜,在职业信念感的基础上,拥有更快的风向捕捉能力和内容调整能力,才是创作者长期保有竞争力的核心条件。

万马奔腾,枕戈待旦,下一刻的竞争永远比此刻更激烈。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坚果资源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已有21次赞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