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主播“造神”:资本进场,谁会是下一个赢家?

投稿作者:坚果老编 围观人数:1458 所属分类:值得一看 点赞:3次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杨皓然,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最近虚拟主播圈格外引人注目。

11月14日,B站将迎来第五届虚拟主播冰火歌合战,虚拟主播再度成为业界的焦点。

作为一个资本疯狂涌入的产业,虚拟主播的未来将驶向何方?

奇迹变得廉价的背后是资本的雀跃

虚拟主播的玩法是通过与偶像运营相似的“老带新”模式,不断培养、推出新生来抢占虚拟主播市场的粉丝资源。

日前,行业第一虚拟主播沉没,其吞噬的粉丝资源被再一次释放回了虚拟主播市场之中。

起初人们还不知道这意味这什么,但很快,“奇迹”发生了。

粉丝们开始一种“报复式消费”的心态转向在B站活动的其他虚拟主播,而虚拟主播社团ちゅこらら(巧可拉拉)所属的绯赤艾莉欧便是其中之一。

10月21日晚,直播表现一直平平无奇的虚拟主播绯赤艾莉欧,其粉丝数量、舰长数量及直播人气突然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最终收获了3000余名舰长(B站直播区观众为主播开通的一种VIP服务,按月计费,是评判主播人气的参考之一)、直播间最高人气达到1094.3万、一夜营收接近92万,成为了B站历史上史无前例的3000舰长虚拟主播,就连B站官方也亲自下场为其庆祝。

虚拟主播 B站 B站直播

这场天惊石破的直播被绯赤艾莉欧的粉丝们称为“奇迹之夜”,B站虚拟主播圈也感慨这无疑是一场“造神”行动。

这场“奇迹之夜”能够传达的东西有很多,但最重要的还是两点:第一,一批庞大的粉丝资源被重新释放回了虚拟主播市场,且这批粉丝拥有不容小觑的强大消费能力;第二,虚拟主播粉丝对主播态度发生转变,只有真正重视中国市场、重视中国粉丝的虚拟主播才能赢得粉丝的青睐,在这个市场中生存下去。

不过,就在粉丝们还沉浸在“奇迹之夜”的余韵中时,一些变化悄然无息地降临了。

大家愕然发现,“奇迹”开始变得廉价了。

10月29日,虚拟主播切茜娅CheIsea舰长数量突破1000位,成为第一位拥有1000位舰长的国产虚拟主播。

11月5日,虚拟主播美波七海开启了自己的首次B站直播,直播时长249分钟即收获295位舰长与8位提督(比舰长更加昂贵的VIP服务),营收达到11.93万。

而在此之前,许多B站虚拟主播连取得百舰成就都十分困难。圈内粉丝很快从一些线索中窥见了“奇迹”之后的无形推手。

与个人运营的绯赤艾莉欧不同,切茜娅和美波七海属于企业运营的虚拟主播。

其中,切茜娅隶属于上海栩妮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魔女公司project),该公司于今年9月获得了高樟资本的投资,其执行董事万向勇还掌握着微博知名游戏MCN萌鸽文化,人气网红孙笑川、夏一可、魔王都是其旗下艺人,这次入局B站虚拟主播MCN算是对已有网红业务的扩展。

虚拟主播 B站 B站直播

另一位美波七海则是来自日本企业livecartoon,由曾经为Active8(公认的虚拟主播界始祖绊爱的运营公司)担任技术顾问的辻昇平创建。

而除了在出身明显的企业背景外,上述两位虚拟主播取得“奇迹”的过程与绯赤艾莉欧相比也多了一些“人为“的操作:

切茜娅人气涨势平稳,达成1000舰成就的时间虽然并没有显得很唐突,但其直播间的弹幕互动量一直不高,并且部分上舰账号疑似机器人,因而被B站虚拟主播粉丝怀疑有刷粉嫌疑;

而美波七海则是因为唐突的首播和惊人的成绩,被认为是B站特别邀请过来参加BLS的虚拟主播,一些诸如连号UID被注册、疑似提前与B站运营进行过联系和以“虚拟赵子龙”为噱头进行宣传等细节也被认为是佐证了这一点。

直至今日,关于这些企业势虚拟主播背后的资本推手的讨论仍在继续,但有一点毋庸置疑,确实有资本嗅到了B站虚拟主播区的商机。

“虚拟主播的确是一个值得投资的产业。”虚拟主播从业者A告诉锌刻度,“但因为产业刚刚发展起来,所以国内资本大多持一个谨慎的观望态度,亲自下场的较少,主要是扶持一些工会和MCN机构开展虚拟主播业务。我相信明年会有更多资本进入到这个领域。”

斗鱼、虎牙为何难敌B站?

虚拟主播的虚拟形象和虚拟人设的特点,注定了只有具备二次元属性的B站直播才能为其提供最佳的发展土壤。

斗鱼、虎牙等头部直播平台固然拥有B站难以匹敌的流量优势(在斗鱼、虎牙2020第二财年已经披露出来的报告中,MAU分别为1.65亿和1.69亿,B站同期MAU虽然到达了1.72,但其直播业务仅仅占到总营收的31.6%,主要用户仍活跃在游戏和视频版块),但平台的用户多以游戏类直播观众为主,平台服务也是针对不同用户精准匹配游戏内容并进行推送并以此维持用户的留存的。

目前,在国内活跃的虚拟主播拥有的游戏技术和各直播平台的头部游戏主播间存在不小的差距,导致其根本无法和主流游戏主播同台竞技。

另一方面,对于通过游戏技术吸引粉丝的游戏主播们而言,他们的受众用户与虚拟主播的受众用户之间重合度并不高,并且还有很大一部分用户不能理解甚至排斥虚拟主播。

这些游戏主播花费额外的资金购买设备和虚拟形象来进行直播可能反而会导致粉丝基本盘流失,费力不讨好,因此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的主播也几乎不可能转型成为虚拟主播。

“在斗鱼做虚拟主播死路一条”,曾经在斗鱼直播过的虚拟主播轴伊Joi在一则B站视频投稿中如此吐槽道。

在长达七个月的直播活动中,轴伊Joi在斗鱼仅仅收获了591个关注(目前在B站轴伊Joi约有3万粉丝),直播间互动量一直不高,粉丝增长的速度也十分缓慢,甚至还有不少路人观众因为不了解虚拟主播而在直播间发出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评论。

乍一看,似乎是虚拟主播天然属性所带来的观看门槛导致其在其他平台“水土不服”,最终只能在B站“偏安一隅”。然而,在无限广阔的消费市场之中,只要找准定位,退缩有时也能成为进步。

众所周知,B站近年来一直在加大对于直播产业的投入力度,以改变自己过去以手游产业为大头的营收结构,并完善自己的内容生态。

在竞争激烈的直播行业,B站虽然不是什么优等生,但也一直在努力谋求发展,斥资五千万签约斗鱼一姐冯提莫,斥资8亿元人民币收购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赛在中国的独家转播权等操作让人印象深刻。

但即便下了如此血本,想要在直播行业站稳脚跟,B站还需要一张王牌来与斗鱼、虎牙这样的头部平台抗衡。而目前看来,虚拟主播就是这张王牌。

相比已成红海的真人主播市场,从海外舶来的虚拟主播仍是一个方兴未艾的产业,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虚拟主播在B站发展势头迅猛,而B站也尝到了虚拟主播带来的甜头。B站2019年一季度的财报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虚拟主播业务增长十分强劲,一个季度便有超过6000名虚拟主播开播,观看人次超过600万,营收约占到直播内容总营收的40%,成绩十分不俗。

另一方面,除了传统的直播业务外,虚拟主播也比真人主播在上下游产业上有更多的可以扩展的空间。

虚拟主播线上live和周边产品的销售就已经展现出强劲的吸金能力,借助虚拟形象与游戏产业联动也让人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作为主播,虚拟主播的收益主要来自于打赏。”虚拟主播从业者A告诉锌刻度,“但对于企业运营的虚拟主播而言,企业培养一个虚拟形象不只是为了让他们去吸粉,而是会更注重将他们培养为企业的商业形象。以网易旗下的中国绊爱为例,她的直播并不是只是为了收获打赏,而更多的是对自己品牌形象的一种塑造,当她的形象收获了一定关注之后就会产生名人效应,此时她就可以与网易旗下的游戏产业进行联动,两者相辅相成,中国绊爱的品牌价值和网易游戏的品牌价值彼此促进,对企业有一个很好的宣传效果。”

虚拟主播从业者A还表示,国内虚拟主播产业才刚刚起步,在变现模式上还有拓宽的空间。相信未来不久,虚拟主播会给市场带来更多惊喜。

资本入局,虚拟主播蓝海未来可期

“B站引入虚拟主播后直播业务越来越好了,虚拟主播的存在填补了B站番剧更新时间以外的内容空隙,增加了用户的留存率——原来用户看完番剧就不会再使用B站了,现在即使没有番剧,用户也依然会打开B站去看虚拟主播。”虚拟主播从业者A说。

因此,将虚拟主播IP牢牢握在自己手中成为B站的重心。

B站也早在2019年4月19日就开始了自己的尝试,与海外知名虚拟主播社团彩虹社(にじさんじ)合作推出了虚拟主播项目VirtuaReal,但运营较为松散,旗下艺人始终没有特别亮眼的表现,不过该项目不久前与蔡明老师合作推出了虚拟主播菜菜子Nanako引发了一波话题,也许B站能以这样的方式探索出一条不同于传统虚拟主播的发展道路也说不定。

但如果要复刻偶像化运营模式的成功,由乐元素推出的实时互动式虚拟偶像养成项目《战斗吧歌姬!》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乐元素的体量使得这个涵盖动画、音乐、直播的项目能享有远超国内其他虚拟主播的强大技术支持,同时旗下艺人也全是擅长多种语言的优质偶像,比一般的虚拟主播更贴合“偶像”的定义,虽然与B站当下热门的虚拟主播直播风格存在一定差异,但依旧人气不俗。

此外,巨人网络所属的七濑胡桃、网易旗下的中国绊爱、爱奇艺旗下的RiCH BOOM、卓玛泉旗下的卓玛……不少国内企业也都陆续推出自己的虚拟主播项目,试图在这片新天地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目前市场的天时地利已经出现,至于哪家企业能够抓住时机,赢下虚拟主播市场,还需要拭目以待。

the en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坚果资源网发布,但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已有3次赞
我要评论
请先登录后再评论
    最新评论